成功案例

success case

刑事辩护案
案例详情

【案情简介】

       李某某,男,2014年在战友聚会时与在部队服役时的老班长林某红取得联系,当时,李某某向林某红透露自己的军人身份外加国际刑警身份,林某红因在部队时就了解到李某某父亲曾是部队高官,以其在部队的人脉及资源,相信其拥有现在的身份不足为奇。其后,林某红在与李某某交流的过程中提起,仙游红木生意十分火爆,原材料大多是从印度市场进口的,如果在印度那边认识人,可以做做进口红木的生意,一定可以大赚,李某某表示其有一个同事闫某,也是国际刑警,俄罗斯籍华人,此人在印度有“门路”。2014年3月,经人介绍林某红结识了本案的被害人林某柱,林某柱想从印度进口红木,希望林某红帮助牵线搭桥,找找关系,林某红遂带着林某柱一行人到北京找到李某某,向其说明原由,李某某同意帮忙,为表示感谢,林某柱承诺每吨木材的运输费用李某某收三十万。后李某某联系了闫某,闫某表示如果合作确定了,他就联系印度的关系提供帮助,并要求林某柱先支付三十万元作为前期费用,为尽快启动合作,林某柱很快将三十万元汇至闫某提供的账户内。后一行人前往印度购买红木,林某柱等人在宾馆等待闫某办理红木原材料手续,但迟迟办不下来,林某柱等人十分焦急,遂找闫某、李某某商谈解决事宜,闫某表示需要再交一百五十万元去协调关系,并承诺钱到位后很快就能办出手续,林某柱等人经商议后决定再付一百五十万元,并将钱款汇至闫某指定账户,后因事情进展缓慢,不宜久等,一行人决定先回国。后被害人林某柱、中间人林某红多次与闫某、李某某联系,闫某均以手续正在办理为由予以搪塞,林某柱、林某红等人感到事情蹊跷,决定不再与闫某、李某某合作,要回已支付的钱款,但闫某等人一直未还款,林某柱感到被骗遂决定报警。

       林某柱报警控告李某某诈骗其钱财,2015年11月24日,蒲田市公安局予以立案侦查,并于2015年11月25日对李某某发出拘留证,对李某某进行拘留。2015年11月27日,李某某在北京市通州区某酒店内住宿,被北京市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通过网上通缉人员名单比对进行了锁定,进行确认后,李某某被公安机关控制,2015年12月30日被经蒲田市检察院批准并由蒲田市公安局执行了逮捕。

       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并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被害人、证人,让被害人、证人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辩认,调取犯罪嫌疑人银行转账记录,询问犯罪嫌疑人家属的方式,将犯罪事实基本查清,并于2016年3月2日向仙游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16年6月17日,仙游县人民检察院以仙检公刑诉(2016)398号起诉指控李某某犯诈骗罪。经仙游县人民法院依法审查,依诈骗罪判处被告李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并要求李某某退还被害人林某柱人民币一百八十万元。

       李某某及其辩护律师对此判决表示不服并提出上诉,二审法院2017年3月2日作出裁定,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后一审法院重新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审理,因案件事实证据问题,仙游县人民检察院变更了起诉事项,将诈骗罪变更为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向仙游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2月9日,仙游县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后,以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对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进行定罪,并免于刑事处罚

【代理意见】

       本案律师耿丽丽在代理本案的过程中,通过与犯罪嫌疑人的谈话,并结合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的证据材料进行了综合分析,整理出以下代理意见。

1、一审判决程度违法,应当排除非法证据。

在一审中,公诉人提交的讯问录像中的内容与讯问笔录中的记载不一致,在录音录像最后结束部分没有关于上诉人核对讯问笔录签字捺攒钱的画面。《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第六条规定:犯罪嫌疑人作无罪辩解和辩护人可能作无罪辩护的应当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录像。第十条:录音录像应当自讯问开始时开始,至犯罪嫌疑人核对讯问笔录、签字捺印后结束。但公诉人提交的讯问录音录像并未按以上程度进行,存在程序违法,对此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2、李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财产的故意,也没有非法占有财产的目的,以现有证据来看,占有涉案钱款的实际上是闫某。

通过现有证据材料来看,李某某主要是通过牵线搭桥的行为从红木原材料进口生意中赚取利润,对于林某柱的一百八十万钱款既没有直接占有,也没有任何的处置权。该行为与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不一致,不能构成诈骗罪,从李某某所处关系中的角色定位来看,其与林某红相似,属于中间人,并未有从中谋取非法利益的主观目的。该笔款项自始至终均是汇至闫某提供的账户中,该款项也被闫某用来在河北省秦皇岛市购买了房产,闫某是构成该诈骗行为的行为人。

3、公诉人回避辩护人提出的调取的关键证据,该证据能直接证明李某某的行为并不是诈骗行为。

从印度回国后,林某柱想要回已支付的一百八十万,便带着律师一行人到北京与闫某、李某某进行谈判,主要涉及归还已支付一百八十万元,律师对谈判过程进行了全程录音,该录音能够证明购买红木原材料整个事情的经过,并且能够说明林某柱要求归还已付款项的真实目的是由于感到被骗还是由于红木市场价格回落感到无利可图才要求归还的问题。但公诉部门对该证据予以回避,并未向法院提交该证据,致使法院认定李某某诈骗行为成立。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依诈骗罪判处被告李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并要求李某某退还被害人林某柱人民币一百八十万元。在李某某上诉后,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一审法院重审过程中,公诉人变更公诉内容,以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以李某伪造武装部队证件案对李某进行定罪,并免于刑罚。

【案例评析】

       在该案中,辩护人经过与犯罪嫌疑人的会见谈话及查阅案件相关证据后确定了整个案件事实。李某某以人脉关系为资源进行商业合作,合作过程中,由于双方沟通不畅,合作事项进展不顺,导致合作人相互间不信任,其间,作为红木原材料需求人林某柱确实已实际支付了前期款项一百八十万元,现合作事项不能达成,钱款又无法收回,向公安机关报案被骗也是情有可原。在整个案件的侦查及审查起诉的过程中,公安机关搜集到的证据存在严重缺陷,公诉机关不但未给予排除,反而将该证据直接提交到法院。公诉机关对于该事实,没有通过现有证据予以充分认定,便以诈骗罪提起公诉,致使法院以诈骗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定罪处罚,明显有违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在一审判决作出后,犯罪嫌疑人上诉至二审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可知,一审法院的审理出现了重大错误,致使整个案件认定有误,需发回重审。从公诉人变更公诉内容也可推知,犯罪嫌疑人的诈骗事实不能成立。在重审后,最终以伪造武装部队证件罪给予定罪,并最终免于对犯罪嫌疑人的刑事处罚。

【结语和建议】

       该案件具有典型意义,在日常商务运作过程中,人们往往扮演不同的角色,并获取期待的利润,逐利行为本无过错,但应做到合理合法,生财有道。本案中,李某某以特殊身份自居,以牵线搭桥为业,本无可厚非,但身份的取得如果违法,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商业风险无可避免,合作顺利时彼此安好,合作不畅继而不欢而散时,我们该如何处理其中的纠纷,该如何定义其中的行为,则是当事人需慎之又慎的事情,否则,赔偿还款事小,身陷牢狱则悔之晚矣。在此建议大家在投资经营过程中需注意:

一、明确法律关系,书面确定合作事宜,依约行使权利、承担义务;

二、做到雁过留声,人过留痕,保存好投资经营过程中产生的证据,以便日后维权;

三、如果出现刑事案件成为犯罪嫌疑人,最好选择委托专业律师进行辩护,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以便快速查清事实,减少损失。

四、不盲目相信权威,做好事前调研,以法为据,认真对待每笔经营业务,做到在法律框架内赚取最大利润

扫一扫关注微信